但是商业银行从现状也能看出风险

2021-01-04 21:19

今年上半年,作为国有四大行的农行也大幅提取了坏账拨备。该行在第二季度提取的坏账拨备同比增长56%,达到了156亿元,而将要应对的则是比城镇地区增长更快的农村地区坏账。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了解,辽宁、山西、湖南、河北等省市部分地区农贷坏账暴增,不良率超过20%的机构已不鲜见,以至于今年各家银行、农信社的坏账清收早于往年。同时,由于农贷风险的大面积暴露,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资金投放上已然没有底气,惜贷现象极为普遍。

实际上,对于农村金融建设,银监会也在通过新的尝试加大扶持力度,并于同日连发三文。12月15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村镇银行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旨在进一步完善村镇银行培育发展政策,在坚持主发起行制度的前提下,进一步提升银行业金融机构集约发起村镇银行的积极性,加大引进民间资本力度。

更有意思的是,由于农贷坏账的爆发,一些由清收工作引起的事故也在逐渐增多。11月底,河北献县安庄村发生数十名男子手持钢刀棍棒入村讨要信用社贷款,引发村民集体反抗事件。经过调查,献县农村信用社的很多债务过了诉讼时效期,法律不支持。后来该社将4000余万元的坏账拍卖给一位河北商人,导致了暴力讨债事件。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诸如产能过剩的船舶、钢贸、光伏、煤炭等企业的逾期贷款规模上升显而易见。但是,市场对农林牧渔领域不良贷款上升的关注却往往相对较少。

山西省曲沃农信社的陈惠从今年9月份一直忙到了年底,而农信社下派给她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清收农户贷款。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问题日益突出。

另据一位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山西的阳泉市郊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由于该社坏账较高,引起了股东的不满,后对农信社高层发起了质疑和实名举报。

实际上,在清收农贷坏账的大军中,陈惠仅仅是一个典型。相比农信社,商业银行在清收坏账上的压力也丝毫不轻松。

在湖北一家商业银行支行中,贷款的投放、催收和绩效密切相关,让信贷人员承担了巨大压力,甚至出现了员工自掏腰包“补洞”的情况。

“每一家钉子户都落实到人,至少三次入户催收。具体工作从讲政策、摸底情况、想解决办法到实际还款,基本上是能做的都做了。” 陈惠向本报记者透露,今年农户贷款偿还情况较往年要糟糕得多。

此次文件中,银监会特别强调了提高农村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容忍度,原则上最高不超过上一年度当地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贷款平均不良贷款水平3个百分点;允许涉农贷款出现违约后对尽职的农村商业银行相关人员实施免责。

邮储银行某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农贷额度小,程序烦琐,不良贷款率还高,属于“吃力不讨好”的业务,对于坏账的控制,银行只能严格按照规定,从流程上降低风险,明确资金用途和还款源。“从贷款风险来看,农贷风险本来就不低,受到影响的因素也很多。”

“今年社里面要争取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双降’,很早就动员员工对贷款进行清收,实际上从3月份就已经开始忙活这件事情了。我们甚至帮农户去讨债,申请减免一部分利息等。在一系列处理后,情况才有点改观。”陈惠称,农信社今年对外的贷款控制得更严格了,也是担心资金收不回来。

“去年年底放出去的一笔10万元的贷款,目前已经逾期了,多次催收也没有结果。再收不回来的话,可能直接就会影响年终奖的发放了。之前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被领导骂了几次,后来领导暗示我自己先用钱垫上,以后再去催收,至少就能保住这次的年终奖。”上述商业银行支行员工表示,贴钱的做法也是无奈,钱太多了也贴不起,只能以后在放款的时候谨慎一些。

此外,银监会还下发《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参与农村信用社产权改革工作》和《引导民间资本对农村信用社实施并购重组》,明确表示积极支持民间资本与其他资本按照同等条件参与农村信用社改革,优先吸收认同农村信用社服务“三农”战略的民营企业参与改革,积极支持各类优质民营企业对农村信用社问题机构实施并购重组,促进机构风险化解和产权改革。

事实上,以定位服务“三农”的村镇银行也一直被坏账问题困扰。“很多村镇银行名义上是为了‘三农’贷款设立,但是根本就不敢涉足太多农贷,部分业务是小微企业贷款和‘三农’贷款交叉,账面上就算是‘三农’贷款了。”某村镇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农户贷款需求非常旺盛,但是村镇银行资金实力有限,放贷的规模并不大。

“很多农信社今年的农户贷款坏账都超过25%,糟糕一点的坏账很容易就能到50%。况且,农户的贷款需求和金融机构的贷款是完全失衡的。虽然政策上倾斜很明显,但是商业银行从现状也能看出风险。”上述村镇银行负责人表示,农户的信用体系不健全,缺少相应的抵押物,所以银行贷款也“挑了很多”。

7月份连云港农商行公布2013年的不良贷款坏账接近26.76%,顿时引起了市场强烈关注。然而,在贷款投向上,16%的资金是投向农户贷款、农业经济组织贷款和农村工商业贷款,而这部分贷款的不良贷款率远远高于其他行业。

陈惠表示,由于今年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地区的农贷坏账突然暴露出来,仅仅山西省内,大多数银行和农信社都面临清收贷款困难的问题,这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也不是一家机构的特例。

他告诉记者,由于监管层的要求,银行在“三农”贷款上也有过很多的尝试,比如引进担保机制。但是对于很多农户而言,担保机构都不愿意轻易承诺担保,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依靠银行承担风险当然是不行的。“在对农户的贷款中,银行也是抓大放小。对于有规模、有地、有设备、有技术的农户,银行是可以优先贷款的,而完全依靠信用的农户,银行也只能对其视而不见。”

作为享有政策红利的“三农”贷款,潜在风险也逐渐浮出水面。部分商业银行、农商行、农信社等机构身陷农贷坏账,全面加大了清收力度。对于新的贷款授信,银行等涉农机构如今明显“捂紧口袋”。